河南夢之網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夢之網科技出品
掃描關注夢之網科技微信公眾賬號

掃小程序碼聯系客服

解密中國大飛機鮮為人知的往事-鄭州網站建設

夢之網科技?2019-10-02?文章動態?

解密中國大飛機鮮為人知的往事-鄭州網站建設

總理,我們再也不用飛第二次了!

文 / 華商韜略 張靜波

從開國大典上,飛機不夠,折返飛兩次;到昨天國慶70周年閱兵,160余架軍機,多機種、多梯隊集群,花式表演……

中國軍機,以及大飛機產業,點燃的不僅是14億中國人的淚點,更有:

大國崛起的雄心!

【1】

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開國大閱兵,全球矚目。

泱泱大國,500萬人民解放軍,在首都南苑機場卻只有17架飛機,還是從敵軍手中繳獲的各國老舊雜牌機。

為了讓閱兵更有氣勢,周總理不得不無奈地指示:讓前面飛得快的9架P-51戰斗機,折回來再飛第二次!

如此,勉強湊夠了26架次。

其中2架P-51戰機,在飛過復興門后,不得不立刻升至高空,擔負空中警戒任務,因為已經沒有其他戰機可用。

那是新中國歷史上頗為心酸的一幕,也是當時一窮二白的真實寫照。

好在70年后,經過幾代人的奮斗,今天的我們,終于可以告慰總理:

我們再也不用飛第二次了!

就在昨天,在國慶70周年閱兵式上,160余架各式飛機呼嘯著,從天安門上空穿過,奏響了這個時代的最強音。

曾經讓我們魂牽夢縈的大型預警機空警-2000、大型運輸機運-20、大型轟炸機轟-6K……如今集群、成梯隊出現。

楔形、三角形、菱形……各種現役國產殲擊機、轟炸機、預警機、運輸機、直升機,換著花樣,想編什么隊形,就編什么隊形。

作為全球最先進的第五代隱形戰斗機之一,殲20更以5機編隊,領航整個殲擊機群。

而這,不過是中國數千架軍機中的滄海一粟!

目睹完此情此景的小編,和14億中國人一樣,禁不住熱淚盈眶,感慨滄海桑田般的巨變。

70年前,我們為了湊齊一個飛行中隊,不得不一架飛機掰成兩架使。

18年前,英雄飛行員王偉為了狙擊來犯的美軍機,駕駛著老舊的殲-8戰機,血灑南海,只留下最后一句:

“這里是81192,我已無法返航,請你們繼續前進!”

……

因為有這么多的苦難,我們的眼中才會常常飽含淚水。

即便如此,也無法道盡中國大飛機百年奮斗史上的屈辱、挫折、質疑、絕望……直至今天的欣喜和傲嬌。

【2】

1940年9月13日,重慶璧山。

36架日軍轟炸機在某型神秘戰機的掩護下,與中國空軍展開了抗戰以來最慘烈的一次空戰。結果,中方24架戰機被對手零封,震驚朝野。

此役過后,中國空軍幾乎全軍覆沒。擊潰它的,是二戰中赫赫有名的零式戰機。

令人唏噓的是,在飛機制造上,中國人一開始并不落后,甚至一度領先于日本。早在1908年,萊特兄弟發明飛機五年后,馮如就造出了中國第一架飛機。

此后,王助、巴玉藻等人赴美深造,在美國航空界刮起一股中國風。波音公司第一任總工程師就是中國人王助,他甚至在危難時刻,拯救過波音的命運。

但在那個軍閥混戰的動蕩年代,王助等人的出現只是曇花一現。整個民國時期,中國幾乎沒有像樣的重工業,連鋼鐵也需要進口。

重工業的差距,直接反映在中日兩國的飛機數量上。

1937年抗戰爆發前,中國空軍有600余架飛機,真正能作戰的不到300架,而且嚴重依賴進口。

而日本自明治維新后,誕生了三菱重工、中島飛機(斯巴魯前身)等一系列軍工巨頭。

強大的工業實力背后,是恐怖的生產能力。

二戰期間,日本共生產6萬多架飛機,高峰時年產2.8萬架!即便如此,依舊被美國動輒10多萬架的年產能秒成渣。

懸殊的力量對比,其結果就是,中國空軍開戰不到三個月,戰機損失過半,基本失去自衛能力,不得不依賴美蘇支援。

那是中國近代史上極為屈辱的一段經歷。在長達八年里,日本飛機在中華大地上肆虐橫行,從南京到武漢,再到蘭州、重慶,所過之處,只留下一片焦土。

然而,日軍的狂轟濫炸沒能澆滅中國人的斗志。戰火中,徐舜壽、宋文驄、馬鳳山、程不時等一大批年輕人立志投身航空事業,設計中國人自己的飛機。

這批人后來成為新中國航空事業的先驅和棟梁之材。

【3】

1951年1月,北京西郊機場。

元旦剛過,執掌重工業部的何長工就率團飛往莫斯科,去找斯大林拜佛,尋求蘇聯對新中國航空事業的支援。

臨行前,前來送別的陳云調侃道:“你坐飛機上天了,我也要‘上馬’了。”意思是,中央將為航空事業籌集一大筆外匯。

那一年,朝鮮戰爭打得異常慘烈,志愿軍急需空中的掩護。躊躇滿志的何長工沒有讓中央久等,經過一番舌戰,蘇聯人最終同意援助。

幾個月后,航空工業局正式成立,新中國的航空事業正式啟航。苦盼多年的航空赤子們終于迎來了屬于他們的時代。

34歲的徐舜壽,輾轉多地后,被分到新成立的航空工業局,擔任飛機處處長。他的學弟,21歲的程不時則剛從清華大學畢業。

那一年前后畢業的,還有后來的運10總設計師馬鳳山、殲7之父屠基達、殲8之父顧誦芬、飛豹之父陳一堅。

21歲的宋文驄則自告奮勇,赴朝作戰,擔任空軍機械師。后來成為殲10之父。

那是一個群星閃耀的年代,一批風華正茂的年輕人在國家使命的感召下,披星戴月地仿制、

學習、自研。而他們的老師,是遠在萬里之外的蘇聯人。

從1953年到1957年,蘇聯對中國展開了堪稱人類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技術轉移。156個援助項目,從東到西,從南到北,遍布華夏大地。

沈飛、成飛、西飛……今天中國航空工業的翹楚,大多是那個年代的產物。

文章關鍵詞
轟炸機
殲擊機
蘇聯_軍事
軍機
中國空軍
急速赛车国语 今天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 开元棋牌外挂 极速快3开奖记录官网 超准一尾中特规律公式 加盟十足赚钱吗 新浪棋牌中心 福彩3d跨度走势图表图 一波中特规律公式 女人赚钱教育 cba辽宁赛程表主场 地下城双开搬砖能赚钱 广西11选5怎么玩 17158足复式彩指数 岁梦半尺见四肖中特 丰禾棋牌骗了多少人 上海时时乐后三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