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夢之網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夢之網科技出品
掃描關注夢之網科技微信公眾賬號

掃小程序碼聯系客服

史蒂芬·平克:計算機為我們提供了理解大腦的理論模型-夢之網科技

夢之網科技?2019-10-07?文章動態?

問 :我們究竟應該如何解釋像人類心智這樣復雜的東西?

平克:在我看來,要了解心智的秘密,關鍵就在于對它實施“逆向工程”

(reverse engineer)

,弄清楚自然選擇所設計出的心智系統是如何幫助我們適應進化環境的。在我的新書《心智探奇》

(How the Mind Works)

中,我把人類大腦看成是一組“計算器官”,正是在它的幫助下,我們的祖先才能理解自然萬物以及自己的同伴,并且在智力上較其他物種顯得更勝一籌。

問 :這種研究方法與當今學界的一般觀點有何不同?

平克:在當今學界的討論中,絕大部分關于心理機制的理論假設都是幾十年前的了。比如弗洛伊德的“液壓模型”

(hydraulic model)

,這種理論稱,各種精神壓力不斷堆積于人的心靈深處,如果缺乏合適的釋放渠道,就有可能突然爆發。然而,這種說法明顯是錯誤的。大腦并不是通過液壓現象或者能量流動來工作的,而是通過信息處理。又比如那些專家學者、社會評論家對人類現象所發表的種種評論。這些人認為,人的思想和行為都是“條件化”、“社會化”或者“被洗腦”的結果。這些觀點從何而來?顯然,它們源自20世紀20 年代的行為主義、50 年代拍攝的蹩腳的冷戰電影,以及人們對家庭教育的過分迷信,如今,行為遺傳學已經證明了這種迷信的謬誤之處。其實,人類心智是一個異常復雜的信息處理系統,用達爾文的話來說,是“極其完美、復雜的器官”。但是,這個基本的認識并沒有進入主流的學術視域。

史蒂芬·平克:計算機為我們提供了理解大腦的理論模型-夢之網科技

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世界頂尖語言學家和認知心理學家著有《當下的啟蒙》《白板》《心智探奇》《思想本質》《 語言本能》。

問 :為什么說人類心智是一個極度復雜的系統?

平克:面對人類心智,我們感到最不可思議的并不是它能夠完成非凡的精神成就,例如莫扎特、莎士比亞的作品或者是愛因斯坦的理論。與之相反,那些絲毫不足為奇的日常生活能力才真正讓人印象深刻。我們能夠辨別顏色,認出母親的面孔。我們能夠力度適中地拿起一盒牛奶,不至于太輕,讓盒子掉到地上;也不至于太重,把它捏扁。我們還可以來回搖晃盒子,通過手指的力感來判斷里面還剩多少牛奶。我們能夠對外部世界做出推斷,比如打開冰箱門時,我們知道什么事情會發生,什么事情不會發生。這一切聽起來平淡無奇,枯燥乏味,但其實不然。比方說,我們就制造不出一個能夠完成上述任務的機器人。如果有人能發明一個收拾杯盤碗筷或者執行類似簡單任務的機器人,我愿意花大價錢把它買下來。但這是不可能的,如果要制造這樣一個機器人,你必須著手處理一系列看似簡單的問題,例如識別對象、推理思考以及控制肢體,然而,這些都是目前尚未解決的工程問題,比登上月球或者人類基因組測序還難上百倍。但是,每個4歲的小孩子都能輕松地做到這一切,他可以準確無誤地穿過房間,完成母親吩咐的各種事。

我把大腦看成一種設計精密的工程化設備,當然并非指字面意義上的“工程化”,而是說大腦是由一種類似工程學的自然現象設計的,那就是自然選擇。“工程化”的身體能夠使各種動物做到許多不可思議的事情,例如飛翔、游泳和奔跑。同樣,“工程化”的大腦也可以用來完成各種非凡的任務。

問 :在研究大腦的工作原理時,這種方法有著什么樣的優點?

平克:它會讓你懂得心理學研究的正確途徑,也就是一種逆向工程。比方說,當你在古董店里翻揀各種寶貝時,也許會突然發現一個設計精巧的小玩意兒,由許多嚴絲合縫、相互咬合的部件構成。你相信它被設計成這種構造顯然是出于某種目的,只要明白了這個構造目的,就能夠洞悉這些零部件的組合原則。對于人類心智也是一樣,盡管它并非出于某個設計師之手,而是自然選擇的結果,但你可以用這種視角來考察人類種種奇特的心理反應,并由此追問它們的合理之處。在適應外部世界的過程中,我們的祖先正是通過這些心理反應,來應對他們面臨的特定問題。這可以讓你深刻理解人類心智的不同“構件”各自扮演的角色。

即便是人類心智中看似非理性的部分,例如嫉妒、報復、癡迷和傲慢等強烈的情緒,都很可能是一種有效的手段,能夠幫助我們的祖先妥善地處理各種人際交往的問題。比如說,為什么有人會做出一些如跟蹤并殺死自己的舊愛等瘋狂舉動?人怎么能夠通過殺死舊愛來重獲其芳心?這似乎是人類心理程序中的一個漏洞。但是,一些經濟學家提出了另外一種解釋:如果人類心智的一個構造目的是應對某些必須不計后果地采取威脅手段的情況,那么這種威脅就得可信。當一個人向自己的戀人發出威脅,明里暗里地表示“只要你離開,我就不會放過你”時,如果他的戀人并不認為他真的會瘋狂到將這種無謂之舉付諸行動,她就會覺得他是在虛張聲勢。因此,對于那些同類之間會相互交流的動物而言,建立一種可信的心理威懾機制是必要的,由此產生的非理性行為就變成一種理性的解決手段。說它“理性”,是針對基因最大限度地復制自己的“目的”而言。當然,就人類社會追求幸福公正的總體目的而言,它又是“非理性”的。

文章關鍵詞
大腦
史蒂芬·平克
急速赛车国语 中国福利彩票3d走势图 一点资讯上发文章能赚钱吗 重庆幸运农场计划 600285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湖南幸运赛车电视走势图 ios开发付费应用赚钱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有什么看小说还能赚钱的软件 极速十一选五组选 概括祥子拼命赚钱的表现 极速11选5官网计划软件 足彩加奖最佳投注策略 辽宁11选5杀码好方法 海南飞鱼app 白山在线手机棋牌游戏 大乐透139期历史总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