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夢之網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夢之網科技出品
掃描關注夢之網科技微信公眾賬號

掃小程序碼聯系客服

AI研究院們的“天命”-鄭州網站建設

夢之網科技?2019-10-09?文章動態?

AI研究院們的“天命”-鄭州網站建設

文|吳俊宇

管理學研究者郝亞洲在《劇透德魯克》系列文章之中提到了這樣一個觀點:

管理者出現折衷主義的態度時,就意味著管理在很大程度上失去了有效性,因為管理者并沒有站在對結果負責的立場去思考問題,而是僅僅為了平衡組織內部的關系結構。

在他看來,下屬越能干,和管理者的分歧也就會越大。但誰對誰錯已經不再重要了,因為當管理者讓下屬自行設定目標的時候,就意味著一個雙向溝通的渠道建立了。

是的,中國很少有企業能夠實現真正放權。大企業必然充滿了各式各樣的掣肘、內斗、平衡。但對需要尋找未來方向突破的技術部門來說,掣肘、內斗、平衡一旦出現,就意味著平庸開始降臨。

各個科技企業為AI技術設置的“研究院”其實也是企業管理文化的某種折射,它充滿了現實主義和理想主義的矛盾,考驗著企業的智慧。

科學和科技的比重應該如何衡量,當下目標滿足和未來技術探索該如何平衡,抉擇尺度到底該如何拿捏,幾乎決定了一個企業的“研究院”能走多遠。

研究院的不同走向,冥冥之中早已被企業文化寫好了宿命。

平庸的研究院往往處處受限,而好的研究院往往沒有Benchmark——它超越了基準線,總能創造驚喜。

美國研究院的超脫

現代企業原本就是充滿了“政治”的產物。理想與現實的拉扯,部門與部門之間的協調,利益與利益間的交換,人與人之間的妥協讓企業不得不在多方平衡之中前進。

拉扯必然會造成低效率。

出于商業、管理以及技術的綜合考量,美國科技公司很早就形成了研究院文化。研究院存在的意義在于,超脫現有的企業制衡格局,做不受限的探索。

最典型的幾個案例是,谷歌X實驗室、微軟亞洲研究院、微軟亞洲工程院、IBM全球研究院。

谷歌X實驗室是典型的前沿技術型研究院,如果要用一個詞來形容它,那就是“天馬行空”。

AI研究院們的“天命”-鄭州網站建設

無論是它在聯合創始人布林的帶領下開發過谷歌眼鏡和無人駕駛汽車等項目。這個實驗室有一份列舉了100項未來高科技創意的清單,其中甚至包括太空電梯。它充滿了理想主義和不切實際,其中谷歌眼鏡就是最著名的失敗案例。

微軟亞洲研究院有著截然不同的氣質,如要用一個詞來形容它,那就是“黃埔軍校”。

AI研究院們的“天命”-鄭州網站建設

百度的王海峰、百度的張亞勤、阿里的王堅、阿里的劉湘雯、創新工場的李開復、今日頭條的馬維英、小米的林斌、商湯科技的湯曉鷗、曠視的孫劍,這一批中國人工智能前沿管理、技術、資本人才,幾乎都出自于微軟亞洲研究院。

微軟亞洲工程院和微軟亞洲研究院相比,則是更在意具體的產品落地。

從2003年誕生開始,微軟亞洲工程院的意義就培養建立頂尖的技術和產品研發團隊,并為微軟和中國開發全球和區域市場所需的重要技術和產品。它重視技術轉化,要求將最新的技術實現商業落地。它把理想主義通過現實主義的方式實現。

實際上,微軟亞洲工程院和微軟亞洲研究院也是微軟在處理理想與現實的“雙軌”策略。

IBM全球研究院給人的印象是充斥著“人類未來命運的關懷”,它是全球數學家、物理學家、化學家、生物學家、醫學博士等各門類的科學家的聚集地。

最富盛名的項目則是每年會發布面向未來5年5大創新趨勢預測(簡稱“5 in 5” )。“5 in 5”通常所選取的方向是破解人類面臨的重大難題,比如農業、氣候、水資源、食品安全、疾病、環境污染等挑戰。

從這幾家研究院最后沉淀下來的名氣、成果去看,你會發現,它們往往超越了純粹的商業價值。而是在技術、人才、人類發展等領域高屋建瓴,被世界所津津樂道。

中國研究院的平衡

中國互聯網行業也在形成屬于自己的研究院文化——這種文化非常講究平衡性。

最典型的幾個案例是:隸屬于百度AI技術平臺體系(AIG)的百度研究院,騰訊的AI Lab(致力基礎研究應用)與Robotics X Lab(展開前沿科技探索),以及阿里的達摩院。

尤其是在今天中國互聯網紅利吃盡,商業模式創新已經走到終點的情況下,各個互聯網公司都意識到——唯有技術創新才能打破現有的增長僵局。

各家的研究院、實驗室在企業自身發展的不同階段都起到了不同的作用。

文章關鍵詞
人工智能
研究院
百度研究院
微軟亞洲
急速赛车国语 恒生指数怎么比较买跌赚钱了 黑龙江11选5胆托 新彊时时彩三星走势图 吉林11选5投注 凤凰彩票平台开户 腾游棋牌游戏中心手机版 甘肃快3号码统计 二分彩计划网 qq华夏什么职业赚钱 怎么海南飞鱼视频开奖 北京十一选五走势图遗漏查询 陕西快乐十分昨天开奖 双色球杀兰球公式 支付宝赚钱存到商家服务 云南快乐十分任三推荐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