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夢之網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夢之網科技出品
掃描關注夢之網科技微信公眾賬號

掃小程序碼聯系客服

快手難撼富士康-夢之網科技

夢之網科技?2019-10-11?文章動態?

文 | 何潤萱 江宇琦

早上八點,疲憊的熊二從深圳市富士康觀瀾科技園走出,回到距離園區僅260米外的家中。剛下夜班的他,做的第一件事情不是睡覺,而是把之前做好的短視頻發在火山小視頻上。在那上面他擁有4萬粉絲,是觀瀾富士康地區的頭部大號之一。

對于媒體來說,“富士康”三字意義非常。

九年前,富士康發生連續跳樓事件,短短十個月里有14名富士康員工從不同園區的樓上跳下,讓這座傳統制造業工廠變成了媒體筆下的“吃人機器”。南方周末記者花了28天臥底富士康,試圖從碎片化的人際關系中找到富士康連續跳樓的真相;2013年,《財經天下》刊載過一篇《富士康的“夜生活”》,走訪觀瀾、龍華、鄭州等地,但因被網絡媒體轉載改名為“富士康女工兼職從事色情業”,引起富士康工會聯合會的抗議。

快手難撼富士康-夢之網科技

2010年5月26日,因頻繁發生的員工墮樓事件,富士康首次向全球200多家新聞媒體敞開大門。圖為5月26日,富士康龍華科技園區,員工圍觀前來采訪的記者。(圖片來源:新華網)

十年后的今天,隨著這些熱議退散,富士康也慢慢回歸“沉寂”。偶爾能在知乎這樣的網絡社區里看到一些它的蹤跡,比如一位叫“李狗嗨”的用戶記錄了下了他在富士康工作的兩個月生活,這段“無望”的生活讓他發奮考研,如今他已經是哥倫比亞大學的機械工程博士。但大部分答案更像是主動迎合大眾的想象:流水線黑白兩班倒,每次持續10個小時,除加班拿錢,這里的工人沒任何追求。

快手難撼富士康-夢之網科技

ID為“李狗嗨”的知乎用戶對富士康生活的記錄

富士康青年的生活,只有枯燥的工作嗎?

帶著疑問,毒眸(微信ID:youhaoxifilm)來到了觀瀾富士康。我們發現,與一些描述的刻板印象截然不同,這里的三十多萬個體和普通人一樣有著稀松平常的娛樂生活。而一些富士康的員工,憑借著對于熱點和網絡文化的精通,熟練地成為短視頻大號,并通過這項技能賺到了更多的錢。移動互聯網的普及,讓線上娛樂像兩塊五的可口可樂一樣傳遍了全中國。

在這樣一個有符號意義的特殊區域,快手們正在幫助富士康青年們“逆襲”,一些鴻溝正在被填平,但仍有一些“墻”未被打破。

熊二的經歷,僅僅只是一個故事的開頭。

“標簽”背后的富士康

汽車駛下高速、深入到龍華區觀瀾一帶時,原本的路旁的高樓大廈逐漸變成了各色低矮廠房,暖色的路燈取代了商業中心里的燈紅酒綠,才到晚上九點便已看不到太多行人。周圍的一切似乎還留有著舊工業時代的烙印。如果只是目睹眼前的這些,也許會認可各種報道里觀瀾“應有”的那些標簽——封閉、落后、隔離,以為這里還是十年之前的景象。

快手難撼富士康-夢之網科技

圖片來源:2010年南方周末報道,其報道中的圖注為“富士康生產線上的工人,目光呆滯”

直到我們面前的熊二,掏出iPhone XS開始展示他視頻賬號的那一刻,這里的真實面貌才逐漸浮現。

“我在火山視頻上有好幾個號,最多的有4萬多粉絲。”采訪剛一開始,熊二還表現得有些拘謹,面對提問也只回答兩三個字,可當話題轉到個人短視頻賬號時,他的話匣子就完全打開了:“快手、抖音上我都有賬號的,但是粉絲都沒有火山上的多。這么多粉絲,在我們這片算是最多的了。”

在被問及有何代表作的時候,熊二表現得有些自豪:“太多了,我都不知道選哪個。”他向我們展示了自己發布的上百條視頻,大部分內容都是富士康員工的日常,如廠哥上下班、園區食堂飯菜等。“播放量都蠻高的,我的視頻隨便一發(播放量就能破萬)。他指了指一條關于新員工入廠的視頻,“你看,過萬的太多了,這個就有40多萬的播放量。”

快手難撼富士康-夢之網科技

熊二為毒眸展示自己的火山作品

短視頻平臺之外,熊二的真實身份是富士康觀瀾園區某事業群工程部的一名資深員工,他在富士康已經工作了十年。除去每周一天的休息日,熊二每個工作日都有半天左右待在園區里,而在為數不多的閑暇時光里,拍短視頻、看短視頻就成了他最重要的消遣。

眾多富士康年輕人當中,像熊二這樣的“重度短視頻用戶”并不是個例。

文章關鍵詞
短視頻
富士康
快手
熊二
急速赛车国语 在家干啥微商赚钱 燕郊面包车货拉拉赚钱吗 在大学买什么赚钱 支付宝怎么赚钱进微信 qt610793到底能不能赚钱 手机打字赚钱平台免费 在天津做什么生意赚钱 2018剑三体力怎么赚钱 微信外汇怎么赚钱的 自慰取精赚钱 赚钱计划方案 银行靠房贷赚钱吗 塞尔达龙角如何赚钱 开个假发店赚钱 阿里主要靠淘宝赚钱吗 给老板开车赚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