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夢之網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夢之網科技出品
掃描關注夢之網科技微信公眾賬號

掃小程序碼聯系客服

銀行存管業務再縮減 網貸行業發展持續遇冷-夢之網科技

夢之網科技?2019-10-12?行業動態?

  商業銀行正在加大對網貸資金存管業務的縮減力度。10月8日,有消息稱,廈門銀行與京東旭航(廈門)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京東旭航”)的存管服務合作已終止。截至北京商報記者發稿前,上述兩方均未對此事予以披露,但記者從廈門銀行官方客服處了解到,早在9月30日,該行就終止了與京東旭航的合作。除銀行存管在做“減法”外,據機構統計數據顯示,9月網貸行業在成交量、借貸余額、平臺數量方面仍繼續保持“三降”趨勢,綜合收益率更是跌至近一年新低。種種跡象也折射出網貸行業發展持續遇冷的境況。

  銀行網貸存管業務再縮減

  在網貸行業備案時間點一再延遲的背景下,銀行萌生“退意”的念頭不減。10月8日,有消息稱,廈門銀行與京東旭航的存管服務合作已經終止,天眼查信息顯示,京東旭航成立于2017年9月27日,法人代表為張雱,注冊資本5000萬元人民幣,唯一股東是天津大新君和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新君和”)。

  據股權穿透圖披露,大新君和的全資大股東為京東數字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截至記者發稿前,廈門銀行及京東旭航官方未對此事予以披露,北京商報記者嘗試采訪廈門銀行官方,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回復。不過,記者以出借人的身份從廈門銀行官方客服處了解到,早在9月30日該行就已經與京東旭航結束合作。

  廈門銀行是首批“吃螃蟹”的人,2018年9月20日,廈門銀行通過資金存管系統測評聲明,成為首批25家通過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測評的存管銀行之一,在上線初期,廈門銀行對接的網貸平臺數量高達30家,但北京商報記者注意到,目前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全國互聯網金融登記披露服務平臺”已查詢不到該行相關存管業務的具體信息。

  今年以來,廈門銀行已經官宣與豪康金服、宇商有財、短融網、華人金融、騰邦創投、律金金融、滾雪球理財、微貸網、麻袋財富、銀湖網10家平臺停止網貸資金存管業務。從停止存管業務的緣由來看,除了微貸網、麻袋財富兩家平臺是因為存管服務銀行變更遷移計劃暫停外,其余平臺均為終止合作。

  事實上,除了廈門銀行外,上海銀行(9.410, 0.06, 0.64%)、北京銀行(5.390, 0.03, 0.56%)、廣東華興銀行、浙商銀行(港股02016)、新安銀行、上饒銀行等多家銀行也在縮減網貸資金存管業務。

  對廈門銀行縮減存管業務的原因,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王詩強分析認為,平臺數量減少導致一些資金資管業務無利可圖,再加上P2P網貸平臺爆雷帶來信譽損失,導致部分商業銀行無奈退出P2P網貸資金存管業務。此外,一些存管業務對接平臺較多、人員配置不足、服務質量較差,也導致一些頭部網貸平臺更換資金存管合作銀行。

  收益率跌至近一年新低

  銀行與網貸平臺“分手”背后,也折射出銀行對這一業務的不看好以及行業發展的持續遇冷。據網貸之家研究中心最新監測數據顯示,9月網貸行業在成交量、借貸余額、平臺數量方面仍繼續保持“三降”趨勢。具體來看,9月網貸行業的成交量為697.42億元,相比上月減少83.04億元,降幅10.64%。正常運營平臺合計貸款余額總量為6099.48億元,環比下降5.12%,下降幅度為329.31億元,同比2018年9月底下降幅度高達28.55%。

  此外,截至9月底,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繼續呈現下行的態勢,下降至646家,相比8月底減少了9家。收益率方面,監測數據顯示,9月網貸行業綜合收益率為9.67%,降至近一年最低值,環比下降16個基點(1個基點=0.01%),同比下降63個基點。網貸之家研究中心表示,綜合收益率出現下滑主要與成交規模下降,資金供需平衡變化導致平臺降息所致。

  從9月各省市網貸綜合收益率變動情況來看,31個省市中,有15個省市的綜合收益率環比出現下降,下降幅度較大的三省是天津、內蒙古和貴州。而綜合收益率上升的省市中,上升幅度最大的是四川、甘肅、福建和遼寧。

  再從反映借款活躍度的活躍出借人數、活躍借款人數來看,9月P2P網貸行業的活躍出借人數、活躍借款人數分別為170.06萬人、189.04萬人,其中活躍出借人數環比下降8.15%,約減少15.08萬人;活躍借款人數環比下降12.25%,約減少26.4萬人。網貸之家行業研究員陳曉俊在接受北京商報記者采訪時預計,未來網貸行業收益率將逐步走低,主要原因在于平臺在“三降”的背景下,發標數量大幅度下降,導致資金供給大于需求,從而行業收益率持續走低。

  轉型助貸存挑戰

  互聯網金融行業在經歷了幾年野蠻生長后暴露出了諸多問題,曾經風光的“互聯網金融”正被“金融科技”奪去光芒。央行近日出臺的《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以下簡稱《規劃》)也吸引了另一類行業主體助貸機構們的目光。雖然《規劃》中未明確助貸業務具體細節,但在分析人士看來,助貸與金融科技輸出難以簡單分離,這對不管是純粹做技術的金融科技公司還是正在清退轉型的互聯網金融平臺都是一個新的機會。

  助貸業務能否成為網貸平臺轉型的救命稻草?陳曉俊表示,若網貸業務無法繼續進行,助貸無疑是轉型比較合理的一條道路,但是助貸業務因為資金端對接機構,對于資產的要求更高,對于平臺發展助貸業務仍是不小的挑戰。

  在王詩強看來,助貸業務已經成為互金機構的主要收入來源,但是僅限于頭部互金平臺。對于中小互金平臺,特別是沒有股東背景支持的平臺,銀行等持牌機構則比較謹慎,助貸業務開展困難重重。此外能否成為救命稻草還與監管政策有關,比如近期的大數據公司清理整頓,對互金機構助貸業務影響就比較大。最后,監管對助貸業務并沒有表明態度是否鼓勵,也沒有出臺相關政策予以支持,因此,種種因素導致該業態發展依然面臨諸多不確定性。

文章關鍵詞
網貸
P2P網貸
互聯網金融
商業銀行
北京銀行
浙商銀行
急速赛车国语 山东群英会开奖结果预测 如何领取广西双色球的奖金 福建十一选五杀号技巧 手游天龙八部什么赚钱快 甘肃11选5推荐号码任五 没有婆婆带孩子做什么活赚钱 网络棋牌频道直播 体彩排列三走势图表 做什么副业能赚钱 99舟山棋牌定海麻将 快乐飞艇有官网开奖 趣头条赚钱电脑版登入 申城棋牌斗地主 山东群英会任5最大遗漏号码 开文教用品店赚钱吗 利润大吗 50提现的棋牌app